服務熱線 9:00~18:00

0377-68099997

首頁  >  攻略  >  出境游攻略  >  奇記|獨步南極,看不見的對手!

奇記|獨步南極,看不見的對手!

更新時間:2020-04-30 小編:湘君 0 246
極地不是美麗童話,當南極氣溫再創新高,我們才后知后覺,當作又一末日征兆。其實早有人吹響冰川消融的哨音,甚至獨自深入極地。

  這是  奇記  與你分享的第  51 個 奇跡  

誰也想不到,2020年,一個看不見的病毒,會風暴般席卷全球。唯獨南極暫時“幸免”。


但極地不是美麗童話,當南極氣溫再創新高,我們才后知后覺,當作又一末日征兆。其實早有人吹響冰川消融的哨音,甚至獨自深入極地。


獨步南極,看似一場極寒之地的最極端探險。在2019年底,第一次有中國人嘗試。歷時56天,極致行為背后,行走的人試圖呼告:最冷的地方在變熱。卻一度被當作唐吉訶德,在大戰風車。


而當災難真的來臨,當我們重新認識這世界,地球底部,那一片最后凈地,那一個看不見的對手,希望終于被看見。

另一人

世界盡頭,白茫茫冰原,空空地平線,海市蜃樓般涌出一帶黑線。第一次望見南極高原的山脈,他一個人,冰雪中已跋涉22天,沒見著一個人。


獨行在這沒有生命的大地,偶然發現一絲人蹤,卻不知是喜是驚?當溫旭低下頭,腳前出現兩道若有若無的雪地印痕,60CM寬,那是和他一樣拖著沉重雪橇劃過的痕跡。


無人天地間,奮力前行的他,一直知道還有一個人——一個德國女人,就在看不見的前方,生怕被追趕,正挺進眼前山脈。山脈背后的大陸,面積是整個中國1.3倍,大部分被2000多米厚的冰蓋所埋,無人永居,200年前才被人類首次發現,109年前才有人首次抵達極點。

▲俯瞰南極,供圖/極地學院


“我要成為第一個抵達南極點的人?!?/span>遙遠的1911年,人類第一次抵達南極點,就是一場你追我趕的競爭。


當英國人斯科特率隊前行中發現另一處扎營痕跡,他們幾乎震驚,這片最后的無人大陸,同時還有一個人在爭奪榮耀:阿蒙森,那個挪威人。那一刻起,陰影籠罩這支最終全員遇難的隊伍。


時間轉眼百年,2019年10月,32歲的溫旭從北京出發,準備嘗試另一個“人類第一次”——單人無助力無補給穿越南極大陸。


盡管今天,破冰船、新型飛機每年能帶近5萬名觀光客,直達企鵝生活的海岸線,甚至空降南極點,但廣袤內陸依然死寂一片。

▲抵達南極點的斯科特探險隊,圖中5人無一生還。圖源網絡


一代代科考者、探險者還在不斷深入南極,創造各種記錄,但至今無人能憑一己之力真正獨穿這片冰原。


最令人扼腕一次,是3年前的英國探險家亨利·沃斯利。穿過71天跋涉,體力耗盡、嚴重脫水,這個英國老兵永遠倒下,距離終點僅48公里。


這唏噓之死,一時傳遍全球,也讓南極新的探險角逐進入大眾視線?!拔乙材軉??”2016年看到新聞時,溫旭不禁自問。


世界探險史的空白,從未有中國人嘗試……這無疑是巨大誘惑??僧敃r的他,也只是想想。穿越南極,有多大意義呢?太遙遠了。

未命名-2

▲地球上的南極,供圖/極地學院

少年夢

同樣遙遠的,是意氣風發的年少。其實早在十年前,他已和極地過招。


2009年,選秀比賽風潮中,探險領域也涌現過首部真人秀《勇闖南北極》。數萬人報名,12名選手歷經沙漠、冰川的一路PK,大二學生溫旭最終勝出,成為當時造訪北極點最年輕的中國人。


這是個成長有些另類的的少年。同學們忙著備戰高考,19歲的他在珠峰,為奧運火炬傳遞鋪路。作為天津代表,他是當時該市唯一有高海拔經歷的年輕人。


不一樣的成長,源于15歲夏天,偶然點燃自己的電影《垂直極限》。世界最兇險山峰,命懸一線的救援……青春叛逆,渴望冒險,每個少年都有過很酷的白日夢,但只是做夢。這個上下課愛翻墻頭的高中生,卻有模有樣學了起來。

▲2018年,格陵蘭島的模擬訓練。


靠著積攢壓歲錢,穿著山寨沖鋒衣,才高一的他,就去了海拔6178米玉珠峰。緊接著是更高的雪山——海拔7546米慕士塔格峰,大學兼職做高山協作,溫旭反復登了11次。


推動他走得更遠的,是在大學一手創辦的登山社。從零起步到上百人社團,回憶起他們從一座座雪山歸來,同學們的圍爐夜話,校領導拉著橫幅迎接……一起創辦登山社的女友虎姣佼,有些小女生的崇拜。她眼里,那時的溫旭閃閃發光:“就像一個烏托邦,他帶領一群人一起體驗著不一樣的青春?!?/span>


青春總會散場,可溫旭似乎“不愿長大”。決定去南極前,最初的少年,已年屆而立。同學們各謀高就,相伴10年的姣佼也躋身名企,大家都在陀螺般旋轉,這個成長超前的人,卻一度停了下來,“不知道想做的事是什么,可不想圍著錢轉”。


▲雪山宿營

意義感

單純的登山,并不能滿足他。大學在慕峰帶隊,第一次遇見有人遇難,除了恐懼,他忍不住懷疑過登山這件事。


剛才還大口喘氣的人,轉眼停止呼吸,至死緊握登山杖的兩只手,僵直頂著睡袋,仿佛不能安息……“一定要來登山嗎?”他從來不想以此為業,登山曾引他成長,可褪去新奇,這么一直登下去,有什么意義?


“他一直比同學更成熟,也更天真。做事總愛問意義,卻不太考慮現實?!碑敎匦駴Q定去中科院冰川學讀研,眉飛色舞,暢想著將參與的青藏高原大科考,姣佼覺得他眼里簡直有星星,完全不可惜原本在讀的企業管理研究生。

▲2010年,同登阿尼瑪卿雪山的溫旭與虎姣佼。


原本溫旭設想的未來,也很主流:進企業、做白領,登山只是愛好。


直到那一年,他在雪山上又一次目擊死亡。深不見底的冰裂縫前,一行中斷的凌亂腳印,來慕峰架設氣象站的一位中科院博士,在此失蹤……


“你愿意幫忙開路,一起去取冰芯嗎?”一番搜救后,和科考隊的偶然相逢,不覺改變了他的人生走向。陪中科院科考,他能登到科學家到不了的高處;科考則讓登山跳出自我,一下有了新的價值。


“為什么不發揮探險特長,和科考跨界互補呢?”像是發現新大陸,他覺得找到了自己最適合的路。

9

▲參與中科院冰川科考的溫旭


可3年后,當他從一個探險者終于成為冰川研究者,面對中科院的直博名額,溫旭放棄了。


“多好的單位,你再考慮考慮?”盡管姣佼及朋友紛紛惋惜,可科研體制不是象牙塔,更像一個“小社會”。多數人更關心的是,發論文、評職稱等個人升遷。而這些,他不擅長,也不喜歡。


“有一段,我挺擔心他的?!碑旀絹碓矫?,卻不知溫旭天天宅家在做什么,只發覺煙抽得越來越多?!跋雴?,又不敢問,怕給他壓力?!弊畛踝屗鲆暤呐枷?,不覺間成了她想保護的孩子。


“那陣子,反而羨慕她的忙碌?!币欢认駛€家庭煮男,但不少選擇就擺在溫旭面前:開登山公司,回中科院,甚至繼承家中生意……“但如果只為了生存,我實在是提不起興趣?!?/span>


他喜歡登山,是喜歡為了登頂而努力的過程。告別校園,走過荒野,值得自己追求的那個“山頂”,究竟在哪呢?

10

▲2018年5月,溫旭帶著中科院科考任務登頂珠峰。

墜入冰湖

他還沒認清未來,卻差點在冰湖丟命。2017年,陪科考隊在長江源頭考察,腳底突然一軟,霎那間,溫旭掉了下去。


冰水刺骨中,20多公斤背負直拉他往下墜,還好攥著冰鎬,他本能往后敲擊冰面,一下又一下,碎冰中不知敲了多少下,終于勾住一個支點……


生死不過幾十秒,直到夜深人靜,溫旭有些后怕了。遠方的姣佼懷孕4個月了,他已經不是一個人。繼而不對勁:這里海拔5500米,這才5月,怎會有這么大冰湖呢?


一整晚,他忍不住想生命里有關冰川的一切:登過11次的慕士塔格,伴他成長的“冰川之父”雪線后退已近500米;遙遠北極,他曾走過的路,冰面已成浮冰……


冰川是氣候最敏感的指示器。氣候變暖,溫旭也曾覺得很遙遠,沒想到自己有天會掉進冰湖。一旦極地也消融,后果更不堪設想……越想越深,仿佛一個重要發現,他真想能為此做點什么,可又能做什么呢?

▲珠峰下山途中,不尋常的冰川消融。


“你看我去穿越南極怎么樣?”歸來的溫旭,陪姣佼散步的路上,冷不丁說出這個想法。


曾經英國老兵的南極穿越,沒讓他動心。但前往冰川最豐富的南極,通過探險及科考,影響更多人關注氣候危機,似乎挺有意義。


頂著肚子的姣佼有些詫異,轉而懂了。這些年,她參與過公益探險。恒河漂流時,一家聾啞學校孩子們載歌載舞的樣子,曾瞬間擊中自己。“那一刻,感覺找到自己真正的價值。與其說在做好事,其實是自己一路被激勵?!?/span>


南極穿越多難多遠,她還不清楚。但至少,眼前的丈夫像被重新點燃,穿過十年成長,還像最初和她說要建登山社的那個少年,被一個目標所激勵。


或許這才是最重要的。她愛的,那個閃閃發光的人回來了。

▲極地幻日

大戰風車

得知有一名德國女探險者,將選擇一樣路線抵達南極點,在出發前3天?!拔耶斎幌M麥匦衲茴I先,畢竟這2年付出太多了?!睘榱俗屨煞驅W⒂柧?,姣佼辭職包攬了籌款、宣傳等所有瑣碎。想穿越南極,要先穿越現實。


最難莫過籌錢??扇螒{姣佼一遍遍科普,多數人并不看好探險,更不在意什么氣候變化?!斑@太遙遠了”、“能有多少現實回報”、“作秀吧”……


不被理解的孤獨中,姣佼簡直有些恨鐵不成鋼,“這是很嚴重的事,怎么就沒人關心呢?社會太現實了?!?/span>


“溫旭好不容易又充滿自信,我最怕又打擊了他?!彼荒芤槐楸樘嵝鸭o錄片導演陳春石及身邊人:“這些負面消息,千萬別告訴他?!?/span>

▲溫旭原計劃南極穿越路線,供圖/極地學院


“我也沒敢告訴姣佼,我找的人沒一個看好?!标惔菏欢认肱倪@個題材,這樣有突破性意義的探險很少了?!暗乙灿X得‘氣候呼吁’太飄了。甚至想勸他們暫停,可沒好說出口,怕會進一步打擊?!?/span>


一次跟拍分享活動,在長城音樂節,夜色烽火臺,鶯歌燕舞中,臺上的溫旭一臉嚴肅在講氣候危機、冰川消融,一撥撥人湊過來,聽了幾句,似懂非懂,又轉身狂歡去了。


鏡頭背后的陳春石,忽然覺得溫旭挺像唐吉訶德?!?/span>即便大家不理解、不關心,但他是認真的,好像人類命運和他有關,像個騎士要去大戰風車。


▲溫旭分享他和虎姣佼一起創辦的<2°C計劃


更特殊的是,溫旭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大女兒毛猴2歲,另一個正在姣佼肚里。2019年夏,當溫旭在青藏線騎行訓練,揮汗如雨,姣佼頂著六七個月大的肚子,為了同一個夢,穿梭在北京的地鐵上、樓宇里……


“你怎么想的?這種時候,怎么能讓他去?”面對熱心人的七嘴八舌,姣佼總是一臉袒護:“孩子只是少了3個月陪伴,父親的榜樣力量卻會受用終生的?!?/span>


可拖著一身疲憊回家,又一天哄睡孩子,她偶爾也會懷疑:“不知道自己憑什么還能堅持……”

▲產檢中,姣佼這樣回答醫生的疑問。

說服自己

“對我影響最大的就是爸爸?!?5歲就登山的溫旭,覺得自己的闖勁源于父親。蒸饅頭、烙餅、木匠、瓦工……從下崗到生意有成,365行,他爸干過上百行。小時候沒錢買電視,爸爸自己動手組裝,始終對生活充滿自信。


他希望自己也會是孩子的榜樣??膳R近出發的重要訓練,才會走路的毛猴抱住他大腿,不想爸爸去訓練,他也一度抱緊孩子,好半天說不出話,最后打電話給教練:“今天可能來不了了?!?/span>


“最難的,其實是說服自己?!?/span>哪怕最后沒找到足夠支持,紀錄片導演也臨時退出,需要自掏上百萬經費,溫旭依然決意上路。整整兩年,他一心撲在這個事業上,“不做到底,我沒法去做其他事?!?/span>

▲曾經的一家三口,現在已是一家四口。


2019年10月,小女兒出生第14天,面對一家人淚眼,最后抱抱還懵懂的孩子,溫旭趕忙轉身上路,沒敢回頭。


終于出發,意外卻才開始。他們千算萬算,從食物到裝備精確到克,算不到第一站智利首都,僅因地鐵漲價4毛錢,爆發了大規模暴動。人到了,裝備卻滯留海關,遲遲拿不到手。


“滴嗚嗚”響不停的鳴笛示威,店鋪被打砸,房屋被燒焦……一天天穿過游行隊伍趕去倉庫,一天比一天失望而回。箭才離弦的溫旭,像是一腳踏空。異國他鄉,不知怎會陷進這樣的僵局?原計劃11月1日飛南極的航班,眼睜睜錯過。下一班,10號,再下一班,18號。


南極適宜科考、探險的時間極短暫,截止來年1月26日,他必須完成原計劃80天2000余公里的穿越。趕不上下一班,意味著籌備2年的南極行,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

▲2019年底智利暴亂,圖源網絡

爭分奪秒

“這是性命攸關的事,你們怎么能不當一回事……”萬里之外的北京,時差11小時,正坐月子的姣佼,一邊給小女兒喂夜奶,一邊不知第幾次打電話催物流。


“物資明天再不到,感覺這事沒法干了?!睙o力無奈,無情的現實壓力,壓得她忍不住在電話里嚎啕大哭。


上一次眼淚失控,是一周前,溫旭還在身邊。姣佼一遍遍看探險公司合同,一條條像“生死狀”的條款,她反復死摳一個個詞,一星期也下不了筆簽字。


“真要出發,我忽然開始害怕。一切將成現實,危險也可能變成真的……我實在沒勇氣去決定事關他生死的東西?!?/span>


而現在,已經出發的溫旭,每被耽誤一天,就離風險與失敗更近一步。

▲此行長2.4米的雪橇船,180公斤物資,其中近110公斤食物、20多公斤汽油。


“我不怕別的,就怕對不起姣佼的付出?!?/span>現實再難,都不如對妻子的虧欠感,讓溫旭心頭沉重。好在下班飛機起飛前一天,載著所有希望的雪橇船,飄過亂世,終于抵達。


整整煎熬了12天,一臉胡茬無心刮的溫旭飛奔去機場。此時,留給探險的時間已從87天被壓縮到75天。


雪橇被滯留的,也有傳聞中的那位德國女探險者安雅。前往起點的飛機上,他們終于相遇。1米85個頭的溫旭面前,29歲的安雅顯得格外嬌小,實力卻不容小覷。僅用2年,她已完成“7+2”,今年剛無氧登頂K2。


南緯77.5度,他們共同的起點伯克納島,才下飛機,還沒來得及告別,安雅已經飛也似地消失在視線中。機上交流,都說今天隨便走走。結果,溫旭真的“隨便”只走了1公里。后來才知,安雅第一天爭分奪秒已走20公里。

▲安雅的INS分享,她的計劃是60天無助力無補給抵達南極點。

開局不順

“終于開始了?!眽粝氪丝坛烧?,天藍雪白,眼前大地如紙,等他用雙腳去驗證這2年的付出。相比競爭,起步只走了1公里的溫旭,更希望調整好自己。


頭頂壓力最大的,是時間。只有75天了,計劃近2000公里路,從南極這邊的海岸一直伸往另一邊海岸,單人無助力無補給,探險15年,對于他也是人生最大一次挑戰。


千里無人無生命的大陸,可預見的狂風、暴雪、極寒、冰坎裂縫……維系生命的所有,都在身邊長2.4米、重達180公斤的雪橇中。自己就是全部動力來源。心態比什么都重要。


南極夏季為11月至來年1月。多數科研、探險活動,均在這短暫時間窗口內進行。


一連串的意外,卻很快動搖他的信心。轉瞬變臉的南極,第2天風就來了,正準備穿羽絨服保暖,脫手套的瞬間,一陣疾風襲來,手套飛了。本能去追手套,猛又一陣風,羽絨服也被卷飛了。


果斷放棄手套,去追羽絨服。追著追著,回頭一看,天地一片混沌,雪橇看不見了,剛劃過的痕跡也瞬間吹沒了……心猛一下揪緊,雪橇就是一切。羽絨服也顧不上,趕緊靠著GPS點位找了回去。


狂風中,摸回雪橇,溫旭止不住升起一種恐懼。眼前一片混沌的天地,手套、羽絨服兩件核心裝備,只是一轉眼,都沒了?人呢?

▲風雪中行進


此前,溫旭并沒想過死。這不是無知無畏的探險,2年籌備,他自認精密盤算過每個細節。


手套還有備用;羽絨服可用睡袋改裝;包括救援,他每天會打衛星電話報備方位,超過24小時失聯,48小時后就會啟動飛機搜救??梢魂囷L的殘酷,讓他見識到,南極要吞噬一個人,恐怕不需72小時。


還沒緩過神,更想不到的事發生。翌日清晨做早飯,漏油了,他沒發現。猛一下,帳篷竟燒著了,第一反應抄起隨身馱包去撲。包也著火,趕忙沖到帳外鏟雪……


火滅了,溫旭也有些懵了。緩緩坐下,對著內帳燒穿的大洞,將近30公分,他捧著腦袋,傻了十幾分鐘。


“究竟怎么回事?”第一次,他深深懷疑自己。以為萬無一失,從智利開始,一次次“萬萬沒想到”。在這世上最嚴酷的大陸,每一件小事,都可能釀成大禍。而現在,剛剛第3天。


動手縫完破洞,在自己睡覺的帳篷上方,他一筆一劃寫下自我警告:“一定不能再犯錯?!?/span>

▲縫補帳篷被燒出的破洞

風雪圍困

才3天,接連兩次意外,悄悄改變著溫旭的心。南極的更大考驗,卻才開始。


第4天,真正的暴風雪來了。天氣預報,接下來一周全是壞天氣,最低零下35度,7-12級強風卷著冰雪封鎖前路?!敖?0年我從沒看過如此艱難的開始,這樣的天氣非常異常?!辟Y深探險顧問拉爾斯在電話里感嘆。 


氣候變化,正加倍影響南極大陸,他成了暴風雪中一葉孤舟。


咆哮而來的風,最大風力30米/秒,打得85公斤重的溫旭也搖搖晃晃,幾乎站不住腳。一個人拖著雪橇,帽口收到最小,弓著身,頂風前行,像在穿透一堵堵白色雪墻,和看不見的猛獸搏斗。

▲遭遇暴風雪。圖源:沿途記錄視頻


而最大挑戰不是自然,是內心煎熬。智利已耽誤12天,持續暴風雪,進一步壓縮了時間。


每天醒來睡去,溫旭像守財奴似地盤算所剩時間。每天至少26.7公里以上,才可能走完想走的路??沙霭l9天了,一共才行進不到50公里,平均每天僅5.5公里的龜速。


“怎么就走不了呢?”壓力最大時,溫旭被狂風困在帳篷里,整整2天沒走出一步。極晝中的南極,只有白晝,沒有黑夜,睜眼是白色,閉眼還是白色。時間像被拉長,也在一分一秒流逝。


眼看離計劃公里數越差越多,計劃10日的路可能得走20天……他只能一遍遍平撫自己,忍耐再忍耐,還是忍不住想:風再這樣吹下去,可能只能到南極點了,可能連南極點也到不了,可能……他不敢再往下想。


▲風雪中搭建帳篷。圖源:沿途記錄視頻

融入南極

乳白天地,一頂4米3長的極地隧道帳,是唯一的避難所。而他內心的避難所,莫過遠方家人。只是,既想念又不敢想:“姣佼為我分擔了那么多。如果沒成,對不起她,心理壓力更大了?!?/span>


萬里外的姣佼,也同樣難熬。除了喂奶,她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做數據表:還剩多少時間,多少公里,每天多少速度,希望還有多少?


可接到失眠的溫旭打來的電話,她馬上偽裝得沒事人似的。頭頂的時間陰影,誰也不敢提,生怕打擊脆弱的信心。

▲南極的風。圖源:沿途記錄視頻


“哎呀,明天毛猴就2歲了?!薄懊锷湛鞓?!”“爸爸,我愛你!”電話里女兒奶聲奶氣的聲音,讓身陷嚴酷中的溫旭,簡直一下被融化。


“親愛的寧山、靈川:爸爸給你們寫的第一封信,是一個人在南極大陸越野滑雪的過程中。出發第一天,爸爸替你們看到了企鵝……”


暴風雪撕扯著帳篷,嘩嘩作響的風聲中,溫旭第一次動筆給兩個女兒寫信。在這片白色荒漠,無邊冷酷里,對女兒的愛,想要成為孩子的榜樣,成了抵抗無望的希望。

1

▲風雪中,困守帳篷的溫旭。


愛能帶來慰藉,找回自信卻需行動。一回回出帳篷試探,只要風小一點,只要能扛得住,溫旭就爭分奪秒往前走。一次看天氣預報,凌晨3點風力能減弱些,他趕忙凌晨出發。


“只有真正走起來,才能有真正的信心?!?/span>風再大,也得走。他需要前行,需要進度。


好在一句“爸爸我愛你”,占據腦海,溫暖了他好幾天的路。想到遠方正在照料孩子的姣佼;想起兩人一起走過的12年歲月,她一路的付出;想著她或許又在地圖上刷新他的定位,總會激勵他盡量多走一點?!跋M吹轿以谇斑M。越感到虧欠,越要努力不辜負?!?/span>

▲每年9月23日,南極開始出現極晝。太陽24小時不落,直至次年3月21日結束。


偶爾也會想起那個德國女人,千里無人的極地,唯一的另一個人?,F在走在他的前面,還是后面?是不是也在經受一樣的風雪,一樣煎熬?


地球底部,觸目白色的世界,放大著孤獨,也縮小了時空。踏雪前行著,溫旭還常想起的是,那些曾走過這片大陸的同路人。


僅憑破銅爛齒裝備,茹毛飲血,一心橫穿南極卻夢斷冰原的沙克爾頓;阿蒙森和斯科特圍繞“第一”的角逐;撐到最后,倒在終點前的英國老兵亨利……


從百年前到眼前,一段跌宕起伏的南極探險故事,組成人類大陸探險的源頭。一個個大地上微小的小點,跨越時空,曾面對更多未知苦難,一代代朝著最后的極點前行……“他們能走下去,相信我一定也能?!?/span>

▲1911年底,向南極點進發的斯科特探險隊。圖源網絡

不堪承受之重

再狂暴的風雪總會過去,當云層退散,24小時不落的太陽再次普照大地,憋著一股勁的溫旭,開始每天26公里以上的高速行進。


速度的飛躍,讓遠方的姣佼跟著高興,心里依然忍不住擔憂。當南極橫貫山脈終于橫在眼前,第一階段將結束,通往南極內陸的門戶,潛伏著全程最大風險。


山口僅1100多米,但陡峭急升,冰裂縫密布,關鍵是溫旭拖著130多公斤的雪橇,這就像腰上還綁著兩個人翻山。萬一……


整整一夜,睡在兩個孩子身邊的姣佼,難以入睡。擔心著遠方愛人,要如何一個人從危崖把雪橇拖上去,要承受多重的力、多強的風……


隔著11小時時差,她一遍遍刷新地圖定位、丈量距離。緊握著手機,不知何時閉眼,一個寒戰中驚醒,已是清晨8點。趕忙再次刷新,一條曲曲折折的新路線映入眼簾,一顆懸著的心終于落地。


她時時牽掛的黑夜,是他步步向前的白晝。歷時27天,溫旭終于進入南極高原。

▲曾在格陵蘭島的模擬訓練


“感覺就像一個階段性勝利?!碧ど细咴呐d奮,卻很快被雪地上再次出現的雪橇印痕澆熄。那是安雅走過的痕跡。將近一個月,他沒看見一個人影,以為早超過她了,沒想到依然落在后頭。


“我沒想和她競爭。但她像一個參照物,會隱隱打擊自信?!?/span>讓他難以再提速的,是身后雪橇。只計劃到南極點的安雅,雪橇比他整整輕了80公斤。


溫旭還剩130多公斤的雪橇中,還有為后半程儲備的食物、燃料,及將近10公斤的科考樣品及儀器。每隔10-15公里,他都會采集樣品。一瓶瓶南極內陸的冰雪,藏著氣候變遷的秘密,是探險之外,他更珍視的科考任務和寶貝,絕不能丟。

▲溫旭沿途采集的南極冰雪樣品


而這南極單人探險中最沉重的雪橇,也讓溫旭嘗盡苦頭。


千萬年風吹作用下的冰坎冰陵,密布在南極內陸,如“風的牙齒”擋道。暴風雪留下的厚軟濕雪,更成了新的障礙。走一步,大雪沒過半個滑雪靴,雪橇簡直如陷泥淖。


他成了纖夫,一次次弓身貼地式拖拽,雪橇成了一直要斗爭的對手,它太重了。眼前卻又一次次出現安雅的雪橇劃痕,比他更輕松的負重,比他更輕盈的足跡,還在前頭……“她的好狀態,會給我壓力。尤其被陷住,寸步難行時,特別不愿看到?!?/span>


前方是看不見的對手,腳下是拖不出的雪坑。好幾次咬牙用力,身體都快趴到地上,雪橇竟紋絲不動。忍不住大喊,只有大風無情把聲音吹散。無人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幫上一把的無助。唯一選擇,只有堅持,只能忍受。

▲雪坑掙扎中的溫旭,圖源:沿途記錄視頻

放下對手

“我真的一步也走不動了……”結束又一天深雪掙扎,一屁股坐下,溫旭幾乎再站不起來搭帳篷。


電話里,姣佼第一次聽到他近乎崩潰的抱怨?!八幌蜉p松鎮定。包括我,相識12年,還從沒見過他崩潰的樣子?!钡钊肽蠘O第33天,他終于被逼到了極限。


發泄一通,第二天還得獨自往前挪,往前拱。但溫旭開始避開安雅走過的路,刻意離遠遠的,以免忍不住對比,忍不住被影響。


自我懷疑是更大對手。冰雪只是折磨肉體,不自信卻會消磨意志。在這殘酷雪原,一個人的世界,他是自己的唯一動力?!靶判谋仁裁炊贾匾??!?nbsp;

▲風吹作用下的雪面


“我的對手不是她,我要走自己的路?!睙o人天地,他刻意避開唯一的人,但避不開自己。


“我究竟為什么要來這里?”一天天累到趴下,他也會忍不住問自己:“想宣傳氣候問題,也可以做其他事,為什么要用這種方式?這么累,這么難,這么前路未卜,何必呢?”


出發前,也有人這樣問,他也說不清答案。一個人的路上,回憶紛至沓來,15歲開始登山,從探險到科考,不覺17年和冰川相伴的成長……命運冥冥牽引下,穿越南極,或是最符合他的特長,他能表達的最好方式。


尤其置身“乳白天空”的極地怪象時,風吹雪霧,天地一片白蒙蒙,能見度接近0,看不見前方,看不見路??傋屗肫鹪浀娜松悦F?,一度喪失目標,不自信,不知該往哪走。而現在,哪怕什么都看不見,至少心里有一個目標。


“有目標的人最是幸福,更幸福的是歷盡艱難完成的過程?!碑斢忠淮问?,忍不住自我懷疑之際,溫旭給女兒的信中這樣寫道。并在帳篷上方,一筆一劃又寫了4個字:“赤子之心”。

▲寫滿短語的帳篷

南極的淚

溫旭試著回歸內心,走自己的路,遠在北京的姣佼還沒放下對手?!拔铱偤退f,目標不同,不要在意。結果自己沒做到?!庇绕溥M入冰陵地帶,探險顧問曾建議雙方合作,交替開路,不但吃了閉門羹,安雅甚至保密了所有數據。


越是處處防備,越是激發女人的好勝心。姣佼開始關注安雅的INS,悄悄追蹤行程,暗自推算起可能趕超的時間。


結果第一個節點第33天,沒趕超,反而等來溫旭第一次崩潰。第二節點是圣誕節,安雅依然領先20多公里。地球兩端的夫妻倆,卻爆發了意想不到的爭吵。


當姣佼自顧自說著還得提速,并順口安慰了句:“你肯定過兩天就能超過她了?!薄拔腋陕镆阉??我根本不在乎!”沒想到電話里一陣大吼。



▲行進中的溫旭及雪橇印痕


“我現在需要鼓勵,而不是讓我喪失信心……你每次都在問我走了多少,身體狀態怎樣?你有問過我想不想家,想不想孩子嗎?你有讓我體會到愛嗎?”說著他掛了電話。


姣佼一下懵了,繼而淚水止不住地流。趕忙躲進臥室,不敢讓孩子看到。


全世界,沒人比她更牽掛遠方丈夫。心里心疼無數遍,可一直不敢過多關懷,不敢提時間陰影,更不敢勾起他對家的思念,生怕她和孩子會牽絆他的腳步。


她以為保持理性,精確提供他所需要的數據,就是最大支持,卻回避了更重要的事:如何給予他精神上的支持。而這,才是最難最重要的……

▲地平線盡頭,是南極橫貫山脈。


上一刻,像只刺猬被激怒。一掛斷電話,溫旭就開始后悔了。言語只是導火索,真正讓他崩潰的,是一路壓抑的負面情緒。


沒有一天,他不想后半程的事,可時間壓力下,可行性越來越飄渺;終于不在意的對手,還反反復被提起;雪橇太沉,更沉的是所背負的姣佼的付出,心中的虧欠……


南極太大,他太渺小,愛是唯一支柱,可現在,他自己把愛人都趕走了……


一種深深的自責與孤獨襲來,溫旭一邊拖著雪橇,一邊忍不住痛哭起來。作為男人,他這輩子從沒哭這么大聲,這么不管不顧,反正也沒有人。那時那刻,一片純白世界里,他覺得,真的只剩他一個人了。


幾小時后,再次給姣佼打回電話,溫旭的聲音依然哽咽:“對不起。你為我付出了那么多,又帶著孩子又工作,你才是最辛苦、付出最多的那一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那一晚,他在寫滿短語的帳篷上方,又加上了一句:“永遠不要傷害關愛你的人?!?/span>

▲風雪中行進,圖源:沿途記錄視頻

“第一”魔咒

“崩潰其實是好事?!币廊幌喔羧f里,姣佼卻感覺彼此感情又升了一級。他們終于坦誠討論對時間的憂慮,各種想說不敢說的問題,但都不再那么不自信、不確定。


無論什么結果,兩個人一起克服,不離不棄,這才是面對未來最大的信心。


2020年的第一天,結束又一天行進,溫旭特地畫了一幅畫:兩個大人,兩個小孩,漫天燦爛的禮花,圍合成“2019-2020”。


這是生命中最艱辛、最感慨也最感幸福的一次跨年,他在世界盡頭,冰天雪地中,“不能陪伴她們,但心是在一起的?!?/span>

▲2020年元旦,溫旭的畫。


事實上,獨步南極每一天,哪怕精疲力盡,他睡前最后一件事都會畫一幅畫。


畫筆簡單如孩童,借以平復情緒,也記錄了最真實的心情。其中7幅和家人有關:藍天綠樹下,歡樂的兩個孩子;小河畔,襁褓中熟睡的嬰兒;張開雙手,渴望擁抱遠方的妻女……


第29天,畫里唯一一次出現那個德國女人,在他看不見的前方。當溫旭穿過身心極限,終于調整好心態,獨自向南,穿過南緯87度、88度、89度……不再去想是否率先抵達南極點,卻在潔白雪原,遙遙看見了一頂紅色帳篷。


獨行55天,他第一次看見了人。那個無人世界里,唯一的人,他們終于再相逢,距南極點只剩40公里處。


她正在休息,他大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反超。但溫旭停住了,“這怎么弄?要不要打個招呼,或留個紙條再走?”

▲溫旭此行每天消耗約1.3公斤食品,5升南極融水。


榮譽、世界紀錄,聽起來充滿誘惑。人類永遠癡迷“第一”的魔咒,他也不能免俗。各種競技場上,第一代表著全部,第二往往全無。


遙想百年前,英國探險家斯科特歷盡磨難,終于抵達南極點,等待自己的竟是風中飄揚的挪威國旗、阿蒙森“宣誓第一”的紙條……


“所有的艱辛,所有的忍耐,所有經受的折磨都是為了什么?”帶著“破碎的夢”,陷入絕望的斯科特探險隊,踏上漫漫歸程,最終無一生還。


“如果斯科特不是看到對手的紙條,也許不會遇難吧?”南極點近在咫尺,另一個人就在眼前,溫旭不禁想起曾圍繞南極點的傳奇競爭,想起剛走過的55天,狂風、暴雪、極寒、極限……


帳篷里那個女人,不曾照面,但一直在共同承受,可謂“神交”。一路直奔“第一”的她,如果看到他留下的紙條,不知將是怎樣心情……

▲1911年12月14日,挪威阿蒙森探險隊,人類首次抵達南極點。圖源網絡

更好的結局

“第一真那么重要嗎?”茫茫雪原,溫旭發呆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安雅似乎發覺動靜,一出帳篷,她就看見鬼似的,趕忙收拾行裝,溫旭追了過去。


“我們一起抵達南極點怎么樣?”氣氛微妙的握手后,溫旭終于說出內心答案。德國姑娘沒回答,表情一萬個不愿意,蒙頭上路了。


走了1小時,趁休息,溫旭又勸了一次。她還是沒回答,拖著雪橇又先走了。直到溫旭第3次追上她,甚至故意放慢腳步,安雅終于攤牌:“我要第一個抵達南極點?!睖匦駸o奈:“能一起,最好。要是分開走,那只能看誰更快了?!?/span>


南極點越來越近,明顯更快的溫旭,一次次頻頻回頭。眼看實在不可能超過眼前這個男人,來自德國的安雅最終接受了他的誠意。


最后10公里,曾一路追趕過的兩個人,平行向前,在1月9日下午14:50分,最終一起抵達,一起創造了單人無助力無補給抵達南極點最長路線的新紀錄。

▲2020年1月9日,一起抵達南極點的溫旭和安雅。


“我們并不只有競爭這一種選擇?!?/span>等來消息,地球另一端的姣佼既意外也像意料之中:“這是溫旭會干的事?!辈⒉唤谙耄喝绻⒚缮退箍铺卦賮硪淮?,他們會做何選擇?


“相比自己先到,能說服她一起,是更好結局?!碑敎匦裾驹谀蠘O點,所有方向都已是北方。眼前龐大的美國科考站,為紀念百年前的偉大對決,被命名為“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


這片白色極地早已從英雄時代進入科學時代,但人們不僅記住了第一個抵達者,曾為此獻身的人,雖敗猶榮。

微信圖片_20200430115200

▲1921年,沙克爾頓逝于第4次南極探險。臨終前,他說:我們都有各自的白色極地之夢。圖源網絡


南極點不是終點。計劃至此完成70%,想繼續下一程,卻不再是自己能選擇的事。


天氣原因,1月23日成了探險公司給出的最后撤離時間。只剩13天,還有600公里,平均每天42公里,這等于每天要在南極拉著100多公斤雪橇走一個馬拉松。無助力,這不可能……


“如果沒被智利暴動耽誤12天,或許可能實現??涩F在……”姣佼萬分無奈,只能在電話里擺出3個方案:“借助風箏滑雪,放棄穿越,或改變路線走萊弗里特冰川?!?/span>


萊弗里特冰川是南極駕車線路,路短,平坦。2019年號稱首穿南極大陸的美國人科林走的正是這條路,也因此倍受質疑。為了所謂“完成”的榮譽,要去走自己不認可的路線嗎?

▲探險同時,溫旭沿途采集南極冰雪樣品,以供科研。


“感覺他一時有點亂了?!狈彩乱幌驕匦裾f得算,可這一次,電話里一陣沉默。最后姣佼鼓起勇氣,狠下心來:“你還敢再來一次嗎?”又沉默了一會,無法選擇的溫旭,回了一聲:“好?!?/span>


明知時間機會越來越小,可不到最后,他不想放棄。而現在,準備兩年,歷時56天,這個長長的夢,暫時要結束了。


“這么長時間,不能陪伴你們成長,非常遺憾。但這段經歷也讓爸爸心里有很大收獲,那就是愛……”給兩個女兒的信的結尾,溫旭這樣寫道。走過最冷酷的冰原,他開始盼望回家,給他的三個女人做年夜飯了。

▲溫旭的原計劃南極穿越線路,與最終完成情況。

回歸初心

“終于到家了?!碑旓w機降落在首都機場,陸續起身的人們紛紛拿出口罩,與世隔絕2個多月的溫旭,一時蒙了。他滿心激動回歸的人間,這是怎么了?


神色驚惶的人潮中,再一次看到闊別的丈夫,黑黑瘦瘦,推著2米多長雪橇船走來,姣佼不禁鼻酸。


直到災難來臨,后知后覺的人們才意識到吹哨人的可貴。可當哨聲吹響的最初,這些人承受的往往是無人響應的孤獨。


她不知道穿過極寒的溫旭,一直想呼吁的氣候危機,能有多少人聽得進去?但至少這一刻,她的愛人終于平安歸來。


這是1月23日凌晨,除夕前一天,武漢剛宣布封城。這一天之后,一切都變了。

▲漢口救世堂,攝影/地刺principle-first


只是一個看不見的病毒,整個世界癱瘓,還在全球擴散。沒人看得清未來究竟會怎樣,包括自己的未來。原計劃歸來后的科普、講座等紛紛取消,工作陷入停滯,一時又不知該怎么走。


可當南極洲首超20度、青藏高原冰芯中發現28種病毒等一個個壞消息傳來,又更堅定了溫旭繼續氣候行動的想法。


新聞中的冰芯,2015年由中科院在古麗雅冰川中鉆取,他也參與其中。兜兜轉轉這些年,仿佛命運,他竟還走在一脈相承的路上。


或許某一根他曾小心護送的冰芯里,就藏著那些病毒。而更多冰川消融將釋放的遠古病毒,有一天會不會引發下一場災難?


“要回到初衷,南極只是第一步,不是最終目標?!?/span>穿越雖有遺憾,但溫旭已經沒心情遺憾。災難頻發之下,呼吁氣候變化,成了他更加認定的人生目標。

111

2020年2月4日至13日,美國宇航局衛星拍下的南極西北端鷹島圖像。兩圖對比,該島冰川在消失,露出棕色巖石,圖源:NASA


只是,就像那么多國家一直無視預警,照舊狂歡,直到死亡真落到自己頭上,為時已晚……更“看不見”的氣候變暖,又有多少人會真的在意?


當他最近在線分享南極行,圍觀聽眾關心的多是風景、攻略、花多少錢,并沒幾個問題和氣候有關。


溫旭對此既悲觀也樂觀,這注定是比南極更難前行的路,但“有目標就是幸福的”。并欣慰姣佼一直在身邊,一起創建著極地學院,始終共同進退?!熬彤斶@是我們最后一次為了理想不計投入的嘗試。實在不行,咱們再退回去賺錢?!?/span>


理想尚遠,疫情尚未退散。被迫宅家的日子,雖焦慮,溫旭也格外珍惜,終于可以好好陪伴家人了。


曾經一日日和風雪搏斗,南極歸來,這個男人現在天天給妻子、女兒做一日三餐。每天午后,直到輕聲哄睡女兒,他才方便和我連線,記憶又被拉回到茫茫雪原。

?

▲給孩子講述南極繪本


記憶還常被拉回遠方,在每晚給女兒講繪本時。捧一本《南極小木屋》,講著書里7歲女孩的探險之旅,看女兒似懂非懂,他不禁暢想:有一天,要怎樣和她們講爸爸曾走過的路?有一天,孩子會長大,會走向自己的遠方,或許也會被某種災難包圍,相信更會被某種信念所點燃——


一如最初,遙遠的15歲夏天,讓他行動起來的那部電影《垂直極限》,一群人爬冰臥雪,去救被困雪山的人。說到這,已經33歲的溫旭,忽然夢醒一般:那時真正點燃少年的,不僅是登山,而是“拯救”。


種子早已埋下。電影中,他記憶最深一幕:雪山下,篝火旁,男孩苦苦呼吁更多人能參與救援。黑壓壓人群,有人無動于衷,有人左顧右盼,直到終于有人站出來:“我愿意一起行動”。


18年恍然一夢,今天的他,不覺活成了故事里的男孩,呼吁著,渴望有人響應。比獨步南極更孤獨的路上,這一次,他希望遇見更多同路的人,在看不見的前方。


640.webp


荒野的呼喚,人生的尋路


文/湘君



許多人至今不解,為什么有一些人,會“瘋子似的”走向荒野深處?

正致力“荒野中國”的楊浪濤說,就像一種泛宗教的信仰,并想起海上女妖塞壬的歌聲。

希臘神話里,海妖天籟般的歌聲,誘惑著過路水手逆水行舟,甚至觸礁沉沒……

這歌聲,對于這一群人,說不清、道不明,或就是一種荒野的呼喚。


這呼喚,曾集結一群攝影師、志愿者,深入西南山野,共同推出了“大橫斷”。

曾牽引守靜篤、杜真、孤月等一代代徒步者,踏上沒有路的路,開辟出一條條新路。

正吸引石頭、余星等越來越多年輕人前往各自遠方,實現新的突破與成長。也讓一些人狂熱盲目,一起起事故不絕于耳畔……


荒野如海,接納著一個個不同的人,帶著不同追求,抵達各自彼岸。

而無論為了地理發現、壯美風光、挑戰自我、精神皈依還是爭強好勝、名利虛榮……

千百個人、千百條路,能相通的是,都持有一種對荒野的熱情,并獲得野性的釋放。


中國從不曾像今天,有這么多人帶著荒野熱情,走在路上。

但相比每年8000萬人次行走步道的美國,我們的路,還很長很長。

圍繞橫斷山脈,石頭、余星這段不尋常行走,讓大橫斷的更多秘境風光進入視線,讓人看到超長距離徒步的更多可能。而真正深入其中,我看到本能的熱情,也看到了青春的迷茫,一次次人心的碰撞……


還沒出發,“值不值得”,不同人就給出不同答案。

終于上路,走進仙境,也身臨險境,進退兩難。

遇難警鐘,生死與責任,有人猶豫,有人退場。

夢魘雨季,難度、分歧的加劇,更讓兩個人一度走散……

一重重困境、逆境,一次次把他們逼向自己的心,他人的心。

也惟有回到內心,他們才真正深入了荒野深處。


“只要出發,就要抵達”的執著,帶著這兩個年輕人,最終一條心,一起穿過道道難關,在橫斷山脈畫出了長長的青春軌跡。

不知前路的迷茫,也始終伴隨前行的每一步。

他們一路找路,一直也在尋找他們“自己”。


一次次的無路可走,一如千回百轉的人生。

一次次的奮力前行,也讓他們各自成長。

抵達終點,未來還有更難的路,等著去闖。

前路再難,也總有人勇于出發,去往更遠的遠方。

帶著大自然的厚禮,一個個走過荒野的人,都還在路上。

640.webp (1)

本文未標注圖片

均由溫旭、虎姣佼及極地學院拍攝提供








文章來源:  轉自公號|奇記(zuiqiji) 

發表評論

提交 驗證碼:
采材料可以赚钱的网游 双色球走势图100期 吉林11选五任选2 第五家私募资产配置类管理人 辽宁11选5遗漏手机版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股票交易平台下载 安徽11选5胆拖表 舟山飞鱼彩票走势分析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