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 9:00~18:00

0377-68099997

首頁  >  攻略  >  西部游攻略  >  西藏攻略  >  西藏,你神秘的令我費解~

西藏,你神秘的令我費解~

更新時間:2020-08-13 小編: 0 113
那個若隱若現的白色精靈到底是雪山,還是天外來客?站在海拔5000米的山口仰望南迦巴瓦雪峰的時候,我激動得幾乎快窒息了!那簡直不像是一座雪山,而是高聳在藍色天際的白色金字塔。

世界上沒有去過的地方很多,但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西藏,你神秘的令我費解。    

    冰島、馬爾代夫、科羅拉多、馬賽馬拉……那些充滿誘惑力的旅游目的地無論多么遙遠,但只要咬咬牙,攢足鈔票就能成行。  

u=3726998516,1108423729&fm=26&gp=0   

    秘境西藏則不一樣,高原缺氧首先是攔路虎,阻止了許多人朝思暮想的腳步。有人做了半輩子進藏夢,然而當他備足行裝,懷揣夢想,興奮異常地剛一飛抵拉薩,就因身體嚴重不適被送往醫院打針吸氧。于是,隔著車窗玻璃匆匆看了一眼日思夢盼的布達拉宮,手持便攜式氧氣筒的不速之客只有無奈地登上返程的飛機,永遠告別了天路迂回的世界屋脊,告別了神奇的西藏。他們認識了紅景天、高原安和氧氣的作用,卻再也領略不了西藏的壯美與神秘,享受不到雪域高原潔凈的空氣和伸手可觸的藍天白云帶來的美好心境。    

    我去了,盡管我曾經在冬季的青海湖邊和深秋的川西稻城遭遇過兩次高原缺氧的危險,但我還是抱著死了也心甘的決心登上從成都飛往西藏林芝的航班。不去西藏我肯定會患上心病,永遠不爽。很久很久了,有一個朋友的話一直在刺激我,他說,看過西藏的風景,再看任何地方都不會激動了。他是天堂杭州的人,我相信他那平靜的口吻中流露的真言。     

    一腳踏上西藏的土地,天堂客的話被證實了。

timg (1)


    雪 山     

    那個若隱若現的白色精靈到底是雪山,還是天外來客?站在海拔5000米的山口仰望南迦巴瓦雪峰的時候,我激動得幾乎快窒息了!那簡直不像是一座雪山,而是高聳在藍色天際的白色金字塔。     

    太高了,高得超乎想象,高得心生敬畏,高得讓人不敢相信那是一座由泥土、沙石、溪流、植物和冰雪構成的實實在在的山峰。此刻,我站在川藏線這個世界屋脊之上,看喜馬拉雅群山青霧繚繞,群山之巔是變幻無窮的白云,云端忽然升騰起一座白色的雪峰,在金色夕陽的余輝中熠熠發光,變幻著夢幻般的輪廓,高高的尖頂直插遙遠的藍色天穹……那一刻,如果不是山風吹得寒意襲身、臉頰刺疼,我肯定以為那是一種幻覺,以為是一個巨大的天外來客,或是一個魔力無限的精靈,降臨到了神秘的天地之間。     

    遙望云霧繚繞的藍色天宇,凝視銀光閃閃的南迦巴瓦雪峰聳立于喜馬拉雅之巔,有如欣賞一位身披銀裝的巨人勇士,昂首挺胸傲視群雄,向四野放射著征服一切的光芒。我贊嘆,地球是如此美麗,世界是如此神奇,而此刻的人是多么的渺小,渺小得無足輕重,除了夢幻般的想象力神游在云里霧里外,平時鍛造錘煉、蘊蓄聚集、頓悟升華起來的意志力、征服欲和所有人性的光輝,似乎都在一瞬間煙消云散、喪失殆盡了。   

timg (2)    癡迷地觀望之間,雪峰忽然又變成了一位身披婚紗的、俊俏嫵媚的待嫁新娘,溫柔羞怯而又儀態萬般,容光煥發得讓人心生醉意,仿佛一部童話向你奔來,一個故事在藍天上講述,所有聲音都在說,遠處的白色巨人是一個超凡脫俗的公主,是一個不可一世的美人,是一切社交場合毋庸置疑的主題,是人文風景舉世無雙的亮色??傊?,她的美麗和高傲讓人敬畏有加,甚至讓你想對她頂禮膜拜。     

    漫天飛舞的樹葉擋住了視線,山風像冰片貼在臉上,耳朵如同被無數的小針扎了一把,幻覺終于消失了。我知道,遙遠的前方那個美麗無比的白色隆起物的確是雪山——世界屋脊西藏的雪山,我日思夢盼的雪山。與風云和星河作伴,它藏匿于天界、神界,任天翻地覆,看日月恒輝,享萬物相擁,雪山啊雪山,你已永遠潛入我的心中!     

    神思飛揚之際,耀眼的雪峰不知不覺由銀色變為金色,忽地又變成褐色、紫色……然后轉瞬從燦爛的藍色天際消逝得無影無蹤,就像至高無上的天神光顧人間、探視凡民后,浩然轉身離去,藏到了無人知曉的天宮秘境。     

    最后一抹夕陽沉落到了喜馬拉雅群山深處,胭脂色的天穹逐漸失去了誘人的光輝,樹欲靜,云聚散,霧升騰,生機勃勃的世界屋脊變得寂靜無聲,惟有遠行的車燈向山彎樹林投下游霧籠罩的光柱。車燈照射處,但見山路邊豎立著一個醒目的廣告牌,上書:“南迦巴瓦:世界上最美的雪山!”我相信,這句話絕對沒有夸張。     

    后來,在前往拉薩的曲折山路上,在沿川藏線包車奔赴藏北牧場的旅途中,無數雪山像白色的戰馬向我浩浩蕩蕩奔馳而來,令我始終處在亢奮之中。我用變焦鏡頭忘情地、癡迷地、瘋狂地把它們收入屏幕,儲存在數碼卡和記憶的腦海深處。我吃驚,在西藏的5天時間,天天觀賞雪山,竟然沒有感到一絲審美疲勞;整日奔波在海拔四五千米的缺氧地帶,我卻奇跡般地躲過了高山反應的危險。雪山,給我帶來了意想不到的運氣。     

    然而運氣并非每個人都能得到。為了征服海拔8093米的安納布爾納峰,半個世紀以來,世界各地的130多名探險者試圖登臨位于尼泊爾北部、喜馬拉雅中段的這座神奇雪峰,結果有53人不幸命喪途中,永遠深埋在美麗的冰雪之下。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更多的人把登臨這座“殺人峰”作為一生的夢想和追求,做好了獻身藍色冰雪世界的準備,踏著殉葬者曾經開辟但頃刻又被冰雪覆蓋的死亡之路,繼續向安納布爾納峰發起了新的登頂沖擊。    

timg (3) 

    蔚藍的天空下,冰雪泛著藍光,只有到過喜馬拉雅的人才知道,圣潔的雪山在太陽的照射下是藍色的,幽幽的藍色,美麗極了。宇宙的藍光被冰雪接納,融入冰雪的軀體和靈魂,它向人們透視著純潔、堅貞和曠古的永恒,它是一種失去了的精神或境界的象征。我相信,那些癡迷的、勇敢無畏的攀登者并不都是為了科學前去冒險,有一種高尚的、純潔無瑕的、超凡脫俗的精神在召喚著他們。     

    圣潔的雪山,令無數游人欽慕向往,讓無數英雄豪杰止步折腰。為了一睹它的雄姿,領略它的壯美,探究它的奧秘,一批批旅游者攜帶氧氣和抗缺氧藥物從四面八方匯集到秘境西藏,涌向云霧飄渺的茫茫雪山;一隊隊攀登者前赴后繼,踏著搖搖欲墜的冰面向至高無上的珠穆朗瑪、希夏邦馬、干城章嘉峰、南迦巴瓦峰發起接力似的攀援挑戰,任憑狂風肆虐、冰石滾落、雪崩突起,他們一次次越過墜落深淵的恐怖,懷揣各色不同國度的小旗,為遙遠的親人留下最后的囑咐,憑著川藏線自駕游,抱著一個超度世俗的、不可思議的偉大信念,義無反顧地投向了神秘莫測、純潔無暇、人跡罕至的雪海冰原。     

    這就是雪山不可理喻、無法抗拒的魅力。高高的雪山,渺遠的雪山,浩蕩的雪山,美麗無比的雪山,千呼萬喚難出來的雪山,人類現實和夢幻中不可或缺的雪山。     

    當南極的冰川不斷萎縮,太平洋的海水緩緩升高;當北極的冰面發出破碎的爆裂之聲,北極熊挪動笨重的身軀在水中掙扎,苦苦尋找救命的棲息之地;當喜馬拉雅群峰的雪線不知不覺向上攀升、再攀升,貢嘎雪山、玉龍雪山上的冰川年復一年在消融;當日照金山的神奇景觀越來越難尋覓,藍色的地球,你還會如此多嬌嗎?     

    站在高高的世界屋脊上,任憑思緒與變幻莫測的風云交織混雜,一直處在幸福與激動中的我不免有些傷感起來。


    湖 泊     

    小伙子穿一身老式對襟衣,手拉牦牛韁繩往前走,不時深情地回首看一眼春風滿面的新娘;身披潔白婚紗的新娘騎在牦牛背上,用一種無限期待的眼光眺望著遠方。遠方是深藍色的納木錯湖水和連綿起伏的雪山,一群候鳥撲騰著翅膀從水面掠過,濺起了一串晶瑩透亮的水花,在陽光下反射出令人炫目的斑斕色彩。     

    內地人的結婚照選擇到納木錯拍攝,與其說是別出心裁,不如說是追求心靈的回歸。1900多平方公里的西藏第一大湖納木錯是一道舉世無雙的風景線,壯美的天造奇景與超凡脫俗的人文圖畫完美結合,把蒙古語稱之為騰格里海的天湖演繹成了美麗神圣、純潔無瑕的化身。     

    湖水藍藍,白云悠悠,雪山綿綿,空氣潔凈得使天穹變成了一塊透明的調色板,視線中的所有物體都還原了自然、純真的本色,遙遠的海之盡頭,山與水的分界線如同用巨型尺子丈量著描畫過一樣地筆直,乍一看,震撼中的你還以為是電腦里加工出來的一幅精美動漫圖畫,從另一個世界驀然飄到了眼前,讓你砰然心動,嘆為觀止。     

timg (4)

    藏語把湖稱為“錯”,納木錯即納木湖。此刻我立于湖邊,心醉神迷地遙望四周,看一座座雪山在藍玻璃似的湖水盡頭起舞,柔軟的白云像堆積的棉花掛在天邊,或像馬尾一樣甩到空中,掃來掃去,平坦的草地好似一塊塊巨型地毯向四野鋪展,在陽光下不斷變幻著色塊,珍珠般的沙粒從金色沙灘上緩緩彌漫到湖心……賞心悅目的沉醉,把世俗的一切奢望和煩惱忘卻得一干二凈。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無需想,只有靜靜地陶醉、釋懷和徹底放松,抑或可以叫發呆。這種發呆絕不同于往事如煙的發呆,而是被藍色星球締造的美麗深深感動的發呆。雖然川藏線路況有時候會很爛,但是我只反復聽到一句贊美詞——太美了、太美了!湖邊的游人全都無一例外地流露出這句贊嘆,絮叨而不累贅,平庸卻很貼切,仿佛除了這個簡單的詞匯,天底下再也找不到贊美的替代品,一切華麗的語言到這里統統變得多余或參雜了造作的成分,全都變得蒼白無力。于是脫口而出,我也由衷地贊嘆:太美了,納木錯!     

    美能征服一切,左右一切,統治一切。在納木錯,4718米高的美麗天湖不但統治著人們的思維和嘴巴,也統治著人們的眼睛、表情、腳步、心臟、汽車輪子和照相機。云流動,風靜止,影如夢,透明的光影世界,喚醒了休眠的童心,點亮了冰清玉潔的靈魂。     

    陶醉在湖泊、忘情于湖泊、感動在湖泊,其實在西藏,還要說感知、認知也在湖泊。以前以為湖泊都是灰藍色的,或者是灰綠色的,到了西藏才知道湖泊是深藍色的,比遠洋時的大海和雨后的天空還要藍,就像從油畫顏料里直接擠出的那種深藍,沒有經過任何調色,只是任憑你想象,有一只無形的巨手鋪天蓋地把它涂抹在地球上,展示在銀河中。     

    西藏還有綠色的湖泊。是的,透明的綠,翡翠般的綠,綠得讓你看上一眼,就由表及里感覺得出湖水的甘甜,直想馬上掬一捧送入口中,讓它溢滿口腔,沁入心扉,或是跳進湖里享受一下湖水對肌膚的撫摸和滋潤,總之,所有生命力的彰顯和感知似乎都能夠從這片靈動的綠色中找到答案。太神奇了,這無需任何夸張,藏東工布江達縣境內的巴松錯就是如此迷人的一個綠色之湖。     

    進藏前,我曾經在腦海里描畫過一幅西藏美景的理想畫面:川藏線地圖?上,雪山、湖泊、森林、草地……“所有這些高原美景的要素,能否在西藏找到一個集中展示的地方?”我好奇地問一位跑遍了西藏的新聞記者。他沉思了片刻后說:“有,巴松錯?!?nbsp;

timg (5)    

    果然,我見到的巴松錯與我調動一切審美經歷在腦海中勾畫出的理想精神家園相差無幾:遠離喧嘩的寧靜,曲曲彎彎的小路從草甸穿過,野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多,郁郁蔥蔥的森林環繞著明鏡似的湖泊,森林之上是白雪皚皚的群峰,雄鷹展翅在山腰翱翔。這時,面對藍天白云做一下深呼吸,自由自在地放飛美好心情,沁人心脾的感覺就像久旱的土地一朝迎來雨露甘霖,幸福的體驗如同電流般暢快地傳遍全身每一個細胞。沒錯,巴松錯就是西藏風光的化身,是詹姆斯·希爾頓描畫的世外桃源,是安徒生童話里的美妙世界,是無數人向往已久、追尋已久的香格里拉。     

    要說沒有想到的,就是巴松錯的水。雪流與山泉匯合,蒼翠的森林與如黛青山的輝映,造就了巴松錯26平方公里流動的翡翠。那綠,綠得晶瑩剔透,綠得養眼舒心,一眼就能看穿七八米的水體,水中的魚兒、水草就像微距攝影作品里的物體那樣清晰可辨,使我聯想起玉器商店里透明的佩件,只要你把那佩件捧在手上,就會愛不釋手,再大的價錢也想買下。然而佩件只能裝飾一個女人,巴松錯卻可以裝飾整個世界。所以我尋思,能到巴松錯享受如此綺麗的美景真是一種奢侈,比愛美的女人奢侈一千倍。     

    不過,巴松錯的綠色之美并不是我的獨特發現,結束西藏之旅回來查閱資料時我才得知,這個偉大而樸實的發現首先要歸功于喜馬拉雅山民,巴松錯在藏語里的意思,就是“綠色的水”。據我觀察,巴松錯的綠與湖泊周圍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有關,潔凈、透明的湖水像一面巨大的鏡子,把環繞巴松錯的高山上蒼翠碧綠的光影收入明鏡,天造了這個海拔3600多米的如詩如夢湖泊。如果用漢語為它取一個名字,我想應該把它叫做“翡翠湖”更為貼切一些。     

    西藏的湖泊是寧靜的湖、透明的湖、純潔無瑕的湖,如今,在人類居住密集區的一片片水鄉澤國紛紛被污流侵蝕后,這些美麗的湖泊已成了我們這個藍色星球最后的風景。走近她,感受她的神奇與超脫,渺遠與深邃,多情與溫柔,我仿佛撿回了童年的夢,尋覓到了一處靜謐的、甜美的心靈港灣,一如外出奮斗折騰得筋疲力盡的游子,歇息在勞累人生旅途中一處理想的、無比幸福的驛站。


    殿 宇     

    一臺尼康D300數碼相機,一個80至200的鏡頭,想把布達拉宮的雄偉壯麗一覽無余。起初我相信能夠做到這一點,因為深秋慷慨地賜予了西藏高原金色的陽光和潔凈如洗的藍天白云。然而在拉薩呆了3天,跑遍了布達拉宮周邊的理想之地,兩次清晨,兩次黃昏,我卻始終沒有拍到一張滿意的照片,最后只有放棄作罷,留下了注定是永久的遺憾。直到現在,一口氣爬上6層樓尋找拍攝角度時的心跳,似乎還在拍打我的前胸,伴隨著狼狽的氣喘吁吁。     

    其實,當我把拍到的照片展示給同伴看時,得到的評價全都是褒獎或鼓勵?!罢嫫?!”“好雄偉??!”“不虛此行!”……不過,面對贊譽之聲,我的心頭卻彌漫著驅之不散的缺憾。在我看來,無論照片的角度再獨特,光影再講究,畫面仍然缺乏沖擊力,它與拉薩瑪布日山上那座金碧輝煌的建筑群所釋放的威嚴和神秘感相比,始終存在一種心理視覺上的差距。想來想去,這大概是布達拉宮的震懾力影響了我的審美評判,對,心理上的審美評判。震懾力是拍不出來的,你絕對拍不出來,甚至用口和筆也描述不出來。     

    殿宇的外觀如此,殿宇內部的神秘你就更拍不出來了——當然,進入布達拉宮是禁止拍照的。佛的至高無上你能拍出來嗎?殿宇的空靈感你能拍出來嗎?虔誠信徒超度自己的心思你能拍出來嗎?不能,打死也不可能。     

    117米高的宮殿建在3700多米的世界屋脊之上,比動畫片中諸神出沒的古堡夸張得多。布達拉是什么?是普陀羅,梵語的音譯,觀世音神居的舟島,你懂也好不懂也好,只要聽到經堂里“南無部部帝唎”之類富有音響共振的誦經詞飄飄欲仙,就足以在云里霧里穿行一陣子了。東南西北還未分清,聞者又被1300多年前的一段千里姻緣故事點擊到大腦搜索的關鍵詞,神游起了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下榻的寢宮。山下有文成公主親手種下的柳樹嗎?都說那些古老的柳樹就是“公主柳”,每一株都是文成公主的化身。     

    一束耀眼的白光透過厚重的窗欞照進殿堂,在佛像、寶蓮、經幡、唐卡、藏毯、貝葉經及寶瓶之類的物體上反射出幽幽的光亮,把一個個游客弄得暈暈乎乎。更有3721公斤黃金和上萬顆珠寶構成的五世達賴靈塔香霧繚繞,連同明清皇帝封賜歷世達賴喇嘛的金印、金書、玉冊、琺瑯、工藝珍玩等傳世寶物,不由分說把你拖入史書與科幻小說編織的網狀迷宮,想找到出口都難。     

    超現實的畫面有如決堤的洪水席卷而來:一個旅游團隊在小黃旗的帶領下,吵吵嚷嚷登上了布達拉宮的石梯,就像秋天打谷場周圍偷食的麻雀一樣嘰嘰喳喳亂作一團。然而當他們一腳踏進大殿高高的門檻,嘰喳聲立即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肅穆中的一片沉寂,偷食的麻雀個個“鴉雀無聲”,只有移動的腳步和衣裙發出窸窣的聲響。沒有人提醒他們禁止喧嘩,也沒有人讓他們收斂笑臉,但他們無一例外變得表情嚴肅、眼神專注,連咳嗽都要盡量壓低聲音。一個年輕的母親虔誠地跪到蒲團上拜佛,她那六七歲的男孩也乖乖地模仿著她,跪到另一個小蒲團上,口中念念有詞祈求著什么,叩首的神態和母親一模一樣。     

    宗教的力量有多大無法丈量,但我知道,進入西藏佛教殿堂的人并不是每個人都信佛。但無論你信與不信,不管你是男是女,也無需知道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到了殿堂你都要變得老老實實,虔誠無限,一種看不見的力量化作一個聲音悄悄在說:洪福也許在等待著你,但你若輕舉妄動,一定會粉身碎骨!     

timg (6)?

    大昭寺門前,擠滿了磕長頭的男女信徒,不知是因為活佛轉世的“金瓶掣簽”儀式歷來在這里舉行,還是文成公主從大唐長安帶到吐蕃的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在殿堂里向他們發出召喚。只見他們雙手合十,虔誠地吟誦著聽不清的六字真言,輪番匍匐在地叩首祈求,然后起身繼續雙手合十,再次匍匐下地,周而復始輪回著同樣艱難的動作。信徒身邊堆放著過夜的行李,據說磕一次長頭需要持續好幾個月,他們餐風露宿,無怨無悔,把身體和靈魂一并交給了看不見、摸不著的那個主宰,以今生的痛苦換取來世的幸運。     

    強烈的陽光下,橘黃色的袈裟在拉薩街頭晃動,勾勒出另一道獨特的風景。哲蚌寺里,年輕的僧侶手捧時尚的手機,像凡人一樣玩著短信拇指游戲;色拉寺門前,兩名僧侶騎上一輛嶄新的摩托車,一溜煙消失在馬路盡頭。     

    山外的雪域荒原大風呼嘯,一個個信徒沿著崎嶇的山路磕著長頭,艱難地向拉薩一步步靠近。有人經過數月匍匐前行,幸運地抵達了心中的圣地;有人經不住天寒地凍和病痛的折磨,抱憾永遠長眠于朝圣的冰雪荒原,在期盼與無奈中了卻了超度的心愿。神秘的西藏,你令我費解。     

    大昭寺的金頂在夕陽下閃耀著金光,八廓街的人流順時針涌動著,藏民手中的轉經筒也順時針不停地轉啊轉,嗡嗡聲回蕩在老式藏房周圍,仿佛這條迂回的轉經路具有一股看不見的強烈磁場,磁石般吸引著朝圣者的心,拉動著他們的意志和靈魂。遠遠地,我似乎聽到一首藏族歌謠從天外飄來,若隱若現的聲音凄婉、顫抖而迷離:     

    黑色的大地我用身體量過,     

    白色的云彩我用手指數過,     

    陡峭的山崖我像梯子一樣攀過,     

    平坦的草原我像經書一樣掀過……


文章來源:  轉自網絡 

發表評論

提交 驗證碼:
采材料可以赚钱的网游 北京体彩快中彩 有关磁铁系列的股票 有江西快三的平台 君鹏佳华配资 股市价格分析 江苏11选5前三分布图 马耳他幸运飞艇暂停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势一定 排列五直播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号码